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唔痴爱嘚男友茬等另壹個女亾离婚余姚泩活网

发布时间:2019-10-12 23:48:26

玲玲终于走了,关上房门后,我问晖是不是经常和这个女人一起出差,没想到他回答得很干脆,说几乎每次都是他俩一起去。我又问:你们的关系恐怕不是那么简单吧?这次晖笑了,他说:你真是多疑,人家已经结过婚了。我松了一口气,觉得真的是自己太多疑了。  【倾诉者】阿珠 女 25岁 职员   很奇怪的一个女孩儿,她说以前她一个人在家,总是把所有的灯都打开,让房间明亮如同白昼,尽管如此,看到窗外的漆黑,她仍然害怕,不敢独自去睡。但是,现在每个夜晚,她不得不面对黑暗,因为她的男人走了,不肯回来陪她了  因为有爱,我被幸福围绕  2002年,我们公司来了一个小职员

,他叫晖,刚刚走出校园

。他说话不多,常常一个人坐着,看看报纸,或者发呆。我开始主动和他说话,因为我觉得和这个孤寂的男孩儿肯定会有共同语言的。着地上破碎的残片,我恍恍惚惚,几乎晕倒。   等我们都恢复理智之后,晖终于承认了他和那个女人的关系,而且还提出了分手,说玲玲也会离婚,他们要在一起。这就是我的晖,这就是对我信誓旦旦地说只要有爱

,什么都不是阻力的晖。现在他所谓的爱已经转移,我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我机械地走到厨房,拿起水果刀,麻木地划向自己的手腕。手腕划破了,血流了出来,我竟然没有感觉到疼,只是水果刀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晖马上跑了过来,看到地上的鲜血,他没有惊慌,也没有给我拥抱,只是用毛巾包住了我的手。  医生来了,家人也来了,我当然没有死,只是精神恍惚。迷迷糊糊中,我听到所有的人都在责怪晖,而他只是说出这样一句话:我爱一个人,有什么错?但我知道,他所爱的人已经不是我了。  我的那次自杀并没有能挽回晖,他意已决,搬出了我们这个家,只是偶尔还会回来,和我说一些不冷不热的话。我知道,我那个温柔的晖已经不在了

,剩下的只是他的躯壳而已。  手记  阿珠说她现在和晖还没有彻底分手,因为那个女人并没有离婚,所以晖可能还会回来。他要走,我就让他走,他要回来,我也让他回来。阿珠说。我很奇怪,我问:如果晖回头,你真的会完全接纳他?阿珠点了点头,但眼泪随即涌了出来。我不知道,一个女人为了心爱的人,心胸竟会如此宽广。 相关文章 其它功能 ● 我要投稿或推荐(预留功能) ● 余姚论坛情感版块 ● 余姚论坛文学版块

微商城价格
怎样进入有赞微商城
微信小程序价格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