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武极破天传 第七十六章 阴谋

发布时间:2019-09-26 00:48:47

武极破天传 第七十六章 阴谋

由于晋级赛难度加大,这次炼药师公会给每个参赛者配发了五副药材。可即便如此,众人脸上也看不到一丝笑容。要用这残缺的药材炼制出丹药,即便是段云心中也有一些忐忑。

好在晋级赛并没有对时间限制的太死,参赛者有充足的思考时间。所以大家都没有急于去炼药,而是齐齐地坐了下来,推演着整个炼制过程。

整个赛场顿时陷入了一片死寂,能够听到的只有一阵阵的呼吸声。观众更是大气都不敢出,生怕打扰了参赛者的思路。

终于有人按捺不住,站起身来,走进了专为晋级赛特制的xiǎo房间中,开始了尝试。为了防止参赛者之间的交流,这房间的设计比起淘汰赛更为巧妙,三面是墙,唯独朝向观众这个方向是一个开口,故而整个过程只有观众可见,而其余参赛者则是无法得知。

第一个吃螃蟹的一般都没有什么好下场。果不其然,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便听得“轰”的一声巨响,尝试者灰头尘脸地从房间内跑了出来。头发上还冒着青烟,显然是炸炉了

武极破天传  第七十六章 阴谋

看到这幅惨象,众人却都没有笑。因为谁都不知道自己出来的时候会是个什么样子。

“太难了,我放弃。”这名尝试者向裁判举手示意道。

“还有四次机会,你确定要放弃么?”裁判有些惋惜地説道。

“不试了,这已经是我能想到的最佳组合了。再这么搞下去就要出人命了。能到前一百名我就知足了。”説罢,这名尝试者取出一方纸巾,将脸上的药灰抹去,冲着观众呲牙一笑,离开了赛场。

临走时还不忘展示一下自己,这也太臭美了diǎn吧,段云一阵无语。不过他也被这个尝试者乐观的态度打动了,能以微笑来面对失败也是一种境界。

一石惊起千层浪,随着第一名尝试者的离去,接下来不断有人往xiǎo房间内走去。一时间爆炸声不绝于耳,除了少数几个满脸药灰却面带笑容地走出房间外,大部分人都以失败而告终。

“是时候上场了。”进行完最后一遍推演后,段云深吸了一口气,向着房间走去。

最后确认了一下手中的药材,段云开始了第一次尝试。药王神典上虽然没有相关的説明,但是对于每种药材的功效却都有详尽的记载。

药师公会给出的材料原本可以用来炼制三级丹药增体丹或者益体丹的,这两种丹药都可以恢复武者的体力。不过增体丹见效快些,在战斗中好用,而益体丹则用于平时。若是用手中的材料炼制增体丹的话会缺两种主材料,而如果炼制益体丹的话则是只缺一种。

为了保险起见,段云选择了难度相对xiǎo些的益体丹。原本这种丹方上记载的是需要“龙骨草,碧莲叶,罗刹果和地荷根”,而目前缺的便是地荷根,他决定用地藕根代替。

将四种药材按照顺序投入紫云鼎中,段云有条不紊地按照自己的推演过程炼制起来。

丹药的炼制有着近乎苛刻的要求,每种药材的比例容不得半diǎn差池,所以即便选择了正确的药材,也未必能炼制出丹药。这也是许多时候炼丹失败的原因。

而现在段云是用地藕根替代了地荷根,显然不能再按照以前丹方上记载的比例进行炼制。既然没有前人的经验可以借鉴,段云便只能凭感觉去尝试。这样的话想一次成功,基本上很难。

果不其然,前两次的尝试都宣告失败。第二次几乎都要炸炉了,好在段云眼疾手快,及时地将药液清理了出去,这才保全了紫云鼎。否则临阵换鼎,失败率只会更高。

调整了一下情绪,段云开始了第三次的炼制。由于有了前两次失败的经验,他对于药材的比例已经了然于心,故而这次倒没有什么意外发生。

拿着炼制好的丹药,段云感觉到浑身无比的轻松,他知道,接下来自己该准备下一场的决赛了。

晋级赛终于随着最后一声炸炉声尘埃落定。一共有十名炼药师完成了第二场的任务,进入了决赛。张玥最终差一步没能成功地将丹药炼制出来,与决赛失之交臂。不过看到场上的段云,他还是由衷的高兴。

裁判走到擂台之上,大声宣布道:“此届丹技大赛果然是人才辈出

武极破天传  第七十六章 阴谋

,居然有十人完成晋级赛的任务,进入到了决赛,这在历史上可谓前所未有。为了使参赛者有更好的发挥,决赛将于明日进行。在此,让我们先记住他们的名字,他们分别是黑翟,叶封,段云,厉海,李浩,乌勒,青夜,兰媚,章华,梅勇。”

随着裁判的宣读,赛场上顿时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而晋级赛也在这掌声中拉下了帷幕。

“段云,好样的,我父亲果然没有看错人。哈哈,走,我们喝几杯去。”段云刚领过决赛证明,谢泰便凑了上来,説道。

谢泰并没有为自己未能进入决赛而懊悔,因为他知道凭自己的本事,根本无法在如此众多的选手中脱颖而出。所以此时此刻他们这边所有的希望都在段云身上,他自然不会放段云轻易离开。

段云无奈地叹了口气,被谢泰拉着向场外走去。他却是没有注意到,那个名叫黑翟的黑袍人望着他背影的眼神中,突然精芒一闪,很快便恢复了平静。

夜色总是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

此时的方家密室中,方山正负手而立。在他身后,则是恭敬地站立着两人。若是段云看到这个场面,定然会大吃一惊。因为这两人他都见过,叶封自不必説,而那个名为黑翟的黑袍人赫然也在此地!

“叶封,你看那个段云如何?”方山缓缓地説道。

“一个毛头xiǎo子而已,我就不信他能翻到天上去。就凭精神力和境界,我便能压制他。所以即便他能进入精神之塔,又能怎样?”叶封不以为然地答道。

“黑翟,依你之见呢?”方山摇了摇头,将目光看向了黑袍人。

“此人深藏不露,属下试探过他几次,并未能将之奈何,可谓是我生平仅见的劲敌。説实在的,对上他若是不用那禁术,我并无十成的把握。”黑翟犹豫了一下,低声説道。

“恩,能够客观地评价对手,説明你的心性这几年进步很大,也不枉我费尽心机,以秘法改换了你的骨龄。然而此事我志在必得,容不得半diǎn的失误。所以这次我希望你能竭尽全力,将那段云阻挡在三名之外,必要的时候就用禁术废了他。我可不想让这只爬虫进到精神之塔中,破坏我的大计…”听到黑翟这样説,方山的脸上多了一丝凝重。

“属下遵命!”黑翟脸上显出一副狠辣之色。

“方长老……”叶封原本还想説些什么,却见方山不耐烦地摆了摆手,他只得闭口不言。

“明天,呵呵,一场好戏就要上演了……”方山看着赛场的方向,喃喃自语道。

乌海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乌海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乌海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乌海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乌海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