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透视村医在花都 第1005章 特殊的陨石!

发布时间:2019-10-12 18:32:11

透视村医在花都 第1005章 特殊的陨石!

“流光星陨石?”

陈帆眉头一皱,六壬锻造篇当中,并没有记载有这个名字的奇特材料。

而且看这地岩溶火,此物难道一直煅烧了五百年不成。

陈帆忽然想起,当初他遇见孙尚武时,孙尚武不仅仅擅长医术,还擅长用铁打造东西,打造出来的东西,十分精致。

这样一想,陈帆忽然觉得,侉依族的底蕴,很是深厚。

不过,溶火中的火红铁球,和手上的神刀耀日又有什么关联呢?

见到陈帆疑惑,众长老中走出来一名头发火红的老者,他的指关节全是茧子,手臂粗长,他脸上被熔岩之火映出深深的皱纹沟壑,一双眼睛泛着精光,“也难怪少主不知道此流光星陨石,据传,数百年前,曾有天外陨石从太空飞来,一时之间有不少能工巧匠四处寻觅,希望能用来锻造神兵,我们古家历代以锻造为营生,祖上有幸得到鸡蛋那么大一块,想不到这里,竟然有这么大的一块,哈哈哈,老夫这一把老骨头,有生之年还有机会抡大锤!”

古姓长老光顾着激动,此石的妙用并没有细说,孙镇北道:“少主,这流光幸星陨石有许多神奇之处,它能吸纳灵气和消弭力量,还有屏蔽神识的作用,是用来打造贴身软猬甲的绝佳材料,想不到拔刀老祖留下神刀耀日,真正的目的,不仅仅是激励后人,更是将秘藏埋在地心之中,怪不得几百年来,无人能将神刀拔出,原来是力量传递刀陨石之中,被抵消掉了,少主当真是……怪力惊人啊。”

陈帆淡淡一笑,事到如今,他已得到神刀,又给侉依族带来天大的好处,没必要遮遮掩掩,于是说道:“孙老,诸位长老,其实你们错了。”

“哦?”

孙镇北等人好奇地看向陈帆。

“我一开始的确用了很大的力量,但是并没有把此刀拔出来,所以我第二次尝试时,并没有用多大力。”陈帆说着,当着所有人的面,抬起右手臂,赤色的真气从他手臂蔓延开来,一条肉眼可见的真气纹路,沿着陈帆的五指、手臂,肩膀延伸到心脏处。

同时,陈帆朝着熔岩之处一引,轰隆的一声,流淌的岩浆瞬间变得暴动起来。

诸位长老先是一惊,随即露出疑惑之色,忽然间,落家长老一拍额头,失落般地自嘲起来,“明白了,老夫明白了啊,可笑,可笑至极啊。”

孙镇北目光一眯,随即同样明白了什么,手紧紧捏着拐杖,连连地道:“惭愧,惭愧啊。”

“孙老二,怎么回事?”

一名脾气暴躁的长老瞪大眼睛,他本想问陈帆,可是他害怕被戴上‘智商不够’的帽子。

孙尚美这时上前一步,脸上有些复杂,“原来先祖早就已经把正确的修炼法子暗示给了我们,只是我们从一开始,就走进了误区,以为拔刀需要的比的是力量,实际上,先祖的真正的用意,是要我们修炼太炎真气,神刀耀日上的铁锈,并非刀本身的,而是陨石里面的杂铁,拔刀并非是用力,而是用气!”

“拔刀用气不用力??”一脸疑惑的老者似懂非懂。

他看向陈帆身上的闪动的真气

,忽然瞳孔一缩,明白了什么,“等等,为何少主你修炼的真气,如此的纯粹?”

陈帆身上的真气逐渐消失,说道:“诸位前辈勿怪,晚辈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才刚刚修成侉依族的太炎真气,正因为如此,我才知道大家身体里的生而带来的缺陷,实则是因为气走心而火旺,火旺则以肝耗,所以,太炎真气,实则有着重大的缺陷。”

“缺陷?”

众长老一惊,对陈帆的话将信将疑,要知道,所有侉依族从出生开始,祖辈就在修行强身,功法怎么会有问题。

陈帆手一动,一株翠绿的药材出现在手上,“这是神木青,我给大家的方子里面就有这一味药材,它有养肝平气的作用,古长老,你不妨试一试。”

陈帆说话间,取出一个瓶子,真气一催,药材里滴出几滴液体,一股特殊的味道充斥在空气中。

那位擅长锻造的古长老疑惑地接过瓶子,没有犹豫,将它给吞服了下去。

古长老双手放在丹田,似乎运转了一会真气,然后忽然伸出右手,起茧子的指关节上,一阵灼红,真气呲的一下,凝聚成了一把锤子状。

“真气离体!!”

不少侉依族长老惊呼!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古长老哈哈一笑,手上真气消失不见,“以往老夫最多能将真气附着在兵器上,并且时常觉得眼干舌噪,原来是伤了肝,哈哈哈,现在终于有解决的办法了。”

“是吗?太好了。”

众长老面露兴奋,一个个看向陈帆,感激自在不言中,谁都没有去追问陈帆是如何修得太炎宝典的。

“今夜,才是真正的族内盛会!”孙镇北仰天大笑,却是趁其他人欢呼时,看一眼陈帆,传音道,“少主,我孙家愿意追随你,永不背叛,关于太炎宝典线索,在昨夜传承古语的的山洞附近,子午时,月光会有指引,但具体入口在何处,族中典籍缺失,老夫也不得而知了,希望少主能有好运。”

陈帆看一眼天上的月亮,默默点点头,此时距离子时只差三十分钟左右,他不能错过,他转身时,看一眼熔岩中的赤火铁球,对孙镇北道:“孙前辈,那流光星陨石锻淬了五百年,已无杂物,取出之后,能否送我一块?”

“当然。”

孙镇北爽快地答应。

陈帆得到了应允,转身走下祭台,这里已经没有他的什么事了,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陈帆趁着没人关注,向来的小路走去。

可他没走几步,就见孙尚美急匆匆的跟来。

“帆哥,我跟着你。”

没有多余的话,孙尚美的眼睛充满坚定。

“好。”

陈帆没有拒绝,和孙尚美手拉着手,行走在银色的月光下。

“哥,他们走了!”落伊芙跺脚,偷偷的拉一下落生的衣角。

落生淡然一笑,“伊芙,他们才是一对。”

“不……我不信!”

落伊芙一脸的醋意,但月光,照着的是小路上成双的影子,她无可奈何。

(本章完)

通化白斑疯医院
白银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嘉峪关治疗卵巢炎方法
通化白癜病医院
白银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